我的Destiny回顧

我的Destiny回顧

blessing

三年。轉眼間,這一款筆者在PS4/XBOX one世代上最喜歡的系列作,也即將發布第二代。

這遊戲除了成為我當時買PS4的唯一動力(那時還沒認識最後生還者這款PS4平台的神作級TPS,然後Fallout 4是本來就想要但PS4買了就順便買一片PS4版來玩好了的狀態)之外,遊玩的過程,也戲劇性的幾乎是與自己的人生,包括學業、工作、社交生活等遭遇綁在一塊,以前也有過由於現實生活不如意而想過放棄這個坑的時候。直到一年前,自己才開始確信自己是「喜歡這遊戲」及「想持續遊玩」,而開始感到「想提昇自己在這遊戲的水平」更是去年年底的事情了。直到現在除了泰坦主號以外遊玩時間也是誇張的少,想要解其他成就也基本上是找不到人的狀態,某方面來說也是過度慢熱的結果吧。(現在跟朋友說想幫忙打raid或解什麼獎盃,也是得到「你就打打pvp練手算了別想那些東西了」的評價,呃……雖然也是沒錯啦。)

(現在跟朋友說想幫忙打raid或解什麼獎盃,也是得到「你就打打pvp練手算了別想那些東西了」的評價,呃……雖然也是沒錯啦。)

實際上筆者以前是那種單純將遊戲當作遊戲來玩,而不會太多的投入進去的那類人。即使會有段時間熱衷於它的世界,當熱度一過,就會徹底地變成完全沒心思接觸。似乎不僅是遊戲而已,對任何愛好大半都是如此的心態。

我大概自11歲始經由當時熱門的PC網路遊戲 Cross Gate (台譯《魔力寶貝》)跳進網遊坑之後,之後在不同的遊戲之間換來換去,也與同學或朋友一同遊玩過,卻通常待不了長久,就算我當時一旦課業搞定就去練功(很可能也是因為非常執著要抽空打遊戲,因此當時讀書成績相當不錯),對遊戲的鑽研及效率也總是不如人家。(唯一有打過組隊副本的遊戲,大概是Maple Story的墮落城跟玩具城的副本?)

而16歲上高中開始,就對網遊徹底失去了興趣,而將熱情轉移到單機遊戲上。Steam上販售的《傳送門》及《刺客教條2》算是我對單機遊戲的入門,當時也對遊戲背後設計精緻的關卡構成及世界觀產生興趣。另一方面由於過去在網遊跟玩家的交往大半不是挺愉快,也討厭由於技術等原因被人嫌的感覺,所以即使所玩的遊戲有聯機模式,還是相當抗拒的。(《刺客教條3》的聯機摸過一段短時間後,由於參不透玩法,很快就放棄了)

create

留學後,課業繁重的同時,覺得自己應該是不會再碰任何的遊戲(那種小型的puzzle game或獨立遊戲除外)。直到2014年大概8月、9月那時,徹底被 Destiny 的人物設定(主要是機器人的Exo族)吸引住,那時就開始興起「這遊戲我必定要玩一次!」的想法。無奈當時財力不足難以購買新主機,後來搞到一台Xbox360並買了遊戲片一人樂當作解饞。實際上那時完全沒有要連線的想法(孤僻嘛),連角色的劇情都沒有打完(好像就到最後一個 Black Garden 的劇情任務)。不過那時也有畫了張同人圖,那時雖然沒時間玩、沒朋友聯機、Xbox 360的畫面也很蹩腳,但是卻自以為(?)對這遊戲很有熱情,某方面來說我可能還真是個奇怪的人。

2

會入手PS4版本也是個因緣際會——有一位原本現實中就認識的朋友也是這遊戲的愛好者,並且一直在PS4平台遊玩。2015年12月開始,跟他一起在The Taken King版本開荒、連線娛樂,體驗過包括劇情、strike、pvp在內的活動。那時候甚至還組了個兩人clan,純粹是為了好玩。之後加入了幾個玩家群組,而開始接觸raid,不過由於手殘及反應過慢,失敗收場,而且之間還鬧得不愉快。不久之後,由於跟那位朋友之間也出現一些摩擦(後來又發現他退出了clan,敏感地認為他是徹底不想再跟我交流了,也完全斷棄了聯絡),加上現實中的生活壓力,幾乎是徹底棄坑。

由於那時也沒有其他事情,除了學業以外的休閒時間大部分都在放空,不說Destiny,其他的遊戲也沒有怎麼在玩。甚至可以說吧,那時候一打開PS4就會想到當時不愉快的經歷,完全沒有任何心思去遊玩任何東西了。那時也不過是2016年3月。4月知道有更新,有稍微上來看一下,並找神秘商人Xur買過一樣自己沒有的東西之後(回憶起來似乎是Bed Juju),啥都沒有打就又下線了。

直到7月,放寒假,並且過去不好的心情也拋諸腦後得差不多,又再次回坑。

當時的目標是:

1. 昇高光等(幸好4月更新讓光等升級更加容易)

2. 爭取找到車隊將新的raid打通。

Destiny Screenshot 2016-07-17 08-29-38

後來幸運的在某個QQ群裡的成員介紹下,認識了一群比較願意帶新人的朋友,並與他一起打通了normal等級的King’s Fall,做了Touch of Malice(打KF當時還是很厲害的自殺槍),還把King’s Fall的三個挑戰全都通關,最後再打到了據說很難打到的 Black Spindle,這樣一來The Taken King想要的東西基本上是全部齊全了。

9月開學同時,新資料片 Rise of Iron 也上市,稍微體驗到一點開荒的滋味。那時也在幾經嘗試之下,打通了normal Wrath of Machine並解出了Outbreak Prime,不過又一個戲劇性的地方是,隊友以為任務線最後那個打通三個raid boss需要隊伍中三個人一起作否則會失敗,結果後來才發現根本不是這回事,完全是被那兩位「豬隊友」忽悠了……筆者是蠻容易被這類的事情影響心情的人,因此在這之後,又變得不太想組隊。再來當時是真的太忙了,於是又變得不活躍(除了Iron Banner為了升等會上來打打)忙到11月畢業製作完成之後,再次回坑。目標是將 Wrath of Machine的兩個挑戰模式打通。

一開始先找到了個車隊,結果才發現Wrath of Machine的挑戰難度對我而言非常高——敵人槍火多而密集,又有Vosiks的榴彈砲,完全無法閃避。那時光是整個Vosiks的挑戰模式就整整拖了大概三個小時左右,才算打過吧,當時又讓自己想起那時候打kf拖累隊友的情況。

實際上那時候由於覺得打得太差了,由於又聯想到那些之前不愉快的經驗,開始有著「既然打這麼糟,沒有我就好了,這樣他們就能找到更靠譜的隊友過這個raid了」的自我毀滅式的後悔心態,已經開始認真的想要退坑避免去接觸任何需要連線的遊戲了。

Destiny_20161215060221

雖然那時是只想著「再也不碰raid」,不過一般來說這種病態心態下,自己會為了「不要再痛苦」捨棄越來越多東西。到最後也許我會將遊戲刪除甚至將創過的角色也刪除也不一定。

其實從以前開始筆者接觸過的任何網路遊戲都有所謂的「兩年大限」,也就是持續遊玩的熱情頂多持續兩年之後就不會想再碰。那時候我是覺得大限是真的「到了」,再者還要考慮現實生活(主要是找工作)的事情,那時覺得「既然如此就認真工作不要老是想遊戲的事」,反正raid打得也差不多了,當初的目標已經算是達成了——由於當時對遊戲的想法一直是「玩得壓力太大的話會很痛苦的不如不玩」,自以為「已經玩夠了,不想繼續了」。

幸運的是這次的隊友兩位有比較雞婆(?)的,後來受到邀請之下開始跟他們聊天,先是好奇為何我遊戲時間也是挺長的還打成這樣子(我知道我是真的沒什麼進步……不過實際上,在那之前確實是沒有認真的去「玩」過),然後在他們引誘下透過以挑戰性的方法遊玩,如兩個人打nightfall、三個人打normal Vosiks開門,一人顧一邊(一般而言一邊是要兩人顧)挑戰清怪的速度,及pvp練槍、研究槍的perk等等。然後意識到我很多失誤其實都不是技術太差而是用的方法不對(雖然反應力是真的不足)。不過確實多虧他們,pve跟pvp稍微也有點進步而不是從頭到尾都是鹹魚水平。那時也有著要跟他們挑戰三個人打通Aksis挑戰模式的計畫,但由於去年底到年初開始嚴重沉迷Bioware無可自拔(Dragon Age: Inquisition及質量效應系列(Bioware幫助你養成清地圖強迫症,其實是原本就很想填完的坑了),終究沒有實行。順便那時也是想挑戰自己的通關速度——預設難度通關、全收集、參考攻略(廢話,不然怎麼解完美結局),不眠不休的打,平均一作不含DLC大概20天可以搞定。很一般的水平。

開完了質量效應第一作到第四作(就是Andromeda啦)直通車直到四月,知道Destiny又有舊raid回顧,於是再次回坑找組織一起打重置的raid。

Wrech of Machine Clip 1 Screenshot 2016-10-10 06-40-55

那時也才第一次打通ROI資料片的Aksis挑戰,那時老玩家都不知道打過幾次raid了……)也是那時發現,自己的槍法及意識上似乎都有一點進步。尤其是中速Auto Rifle及Sidearm壓槍這方面有相當程度的提昇--至少可以殺人啦,以前用這種需要壓槍的槍,我基本上是飄到飛起來殺不了人,所以以前都是捧著中速左輪、Scout Rifle跟Shotgun四處跑才能殺得到人。(後來我想到,可能是ME:A的突擊步槍幾乎每一把用PS4手柄都難壓到爆炸,我卻偏偏要用,因為手槍雖然簡單好用但是總覺得不夠帥……這樣練起來的)然後加上Destiny 2的發佈,感覺技術含量變高了,並且不僅僅是殺敵數掛帥,才開始確立「要繼續玩」的想法,熱情或許比一開始入坑的時候都還要高。現在那兩位朋友雖然還是會帶我打黑魂3、最後生還者及巫師3等遊戲,但我一副還是心繫Destiny的樣子,讓他們都吐槽自己「簡直是真愛」了……(?)

不過說不定,真愛確實需要歷練的,也是需要負起相應的責任的。現在由於當初拉我入坑的朋友差不多也是在去年底時因緣際會下回復了聯繫,也打算在Destiny 2回坑,然後那兩位隊友又拉進了一位朋友,因此打算組個自己的clan,於是……他們就這樣將會長的位置塞在我的頭上,完全是我的罩門。(他們太懂我了,知道我不會拒絕……)還給了「要多拉妹子玩家進來clan」(?)的責任。

而自己又在打算在Destiny 2開始經營直播(我知道台灣是有些Destiny玩家,但會玩直播的應該沒多少,其實由於一代沒中文,大中華區的玩家真的也不多),不過現在自己技術也是很一般的水平,對這系列的研究肯定也沒有youtube的知名直播玩家仔細,說實在的,也不知道自己可以做到什麼……總感覺就跟現在有時候畫圖有時候寫文那種樣樣通卻樣樣不精的情況,總覺得與其去跟其他人比這比那,自己覺得更需要找到那個「自己最擅長的部份」並把這點發揮出來。但是目前仍然在這點迷惘中。

也是Destiny 2即將發布演示的的五月初開始,筆者開始正式工作並讓自己的生活穩定下來,比較有餘裕投資在讓自己舒服遊玩的設施上面。現今在碰到工作壓力的時候,倒是真的會想著自己打raid的時遇到的困難及堅持經歷過去。或許這真的對我而言已經不是遊戲,而是已經內化成自己人生的一部分,可能這是為何自己再也沒有棄坑的原因。玩遊戲玩成這樣子,也許是會讓人說是「走火入魔」或「沉迷」,但如果自己並沒有因為遊戲而不顧現實生活,而是相反的,從遊戲的經驗學習,更加用心於提昇自己的生活呢?那麼,這難道不是一件有益的事情?

flawless-banner

說實在的,之後開荒Destiny 2,對我而言最重要的恐怕也不是多快升級、多有效率的打通raid、pvp的kd值多好看甚至打了多少天梯連勝……而是自己能不能表現出熱情、專注及韌性,從以前容易因為不足而自暴自棄及患得患失,進展到一個不屈不饒並時刻保持初始熱心的遊戲境界。也許自己再怎麼樣都達不到能稱作高手的水準,但至少我想要在這「十年計畫」的最後回顧時,能肯定自己有腳踏實地耕耘過,並問心無愧 。

P.S. 最近對 Destiny 熱情重燃到開始打算將放置很久的同人文系列重開,不過由於最近累積的經驗跟心境都跟兩年前截然不同,包括背景及人物設定方面,一番大修正是免不了了。Destiny 系列的世界觀可以說容易發展二創也可以說不容易,背景設定是有一番嚴謹性的但都藏在收集卡片裡,暗喻比較艱澀難懂,但也有提供不少讓閱聽者引申的空間。

Destiny的同人文在dA跟AO3都能搜到不少,但全都是英文。會想用中文寫命運同人的估計除我之外也沒有其他了……不過冷門坑我也待慣了,無所謂啦。只是倘若Destiny 2由於有中文版在中文圈也大熱,中文影片、攻略跟同人文圖如雨後春筍般冒出,我會有點哭笑不得吧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