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ss Effect破關後感

Mass Effect破關後感

我差不多從今年頭打到昨天吧這個速度太感人……雖然中間有在忙搬家

其實ME1的主線算是很簡單,就是個主角身為人類在銀河系各種種族交雜的環境當中保衛銀河系阻止機器種族的侵襲的一本道故事,不過就算是這樣簡簡單單的主線,也可以看到距今約10年前的BioWare的角色塑造已經到相當可圈可點的水平。(雖然聽說翡翠帝國在這點更加神奇,而我也一直很想找時間填了這個史前巨坑)

vlcsnap-error723

其中塑造最立體(或是當時唯一比較立體)的就是百合黨們的心靈綠洲,考古學家 Liara T’Soni (拍掌)

在一代中Liara會顯得特別出彩最重要的原因也是大半的主線都跟她很有關係,不說主線任務的對象跟她的研究有關,甚至主線接觸人物也跟她關係密切(其中一位還是她老媽WTH)

至於其他的夥伴也有基本的性格塑造,但是對主線的關聯性就沒有那麼深。不過在任務之餘也有鋪陳不少對話的環節進一步鋪陳夥伴的個性。

2017-02-10 (2)

最初兩位人類夥伴 – Ashley 跟 Kaiden 算是一對個性鮮明的對照組,要簡言之的話Ashley大概就是偏向Renegade型,責任感及正義感爆棚,性格直接並且以人類利益為重的士兵。而Kaiden更加偏向和平主義一些,算是Paragon的類型。而最重要的是……他們會有其中一位領便當(超雷),Bioware能對待這對初期的重要官配簡直是驚天動地的事情雖然聽說比起二代三代這種便當都還是小兒科。

Garrus_Vakarian-Council_Chambers-After_the_argument_with_Executor_Pallin

Garrus算是筆者第一位看上眼的角色,大概也是整個ME系列最具代表性的角色,反正唯一的三部曲全勤也就是他了。一代的他性格似乎塑造不太完整,最大的印象就是前C-Sec職員但是跟Citadel一板一眼的行事風格不對盤,因此離職跟Shepard一起冒險(?),嫉惡如仇並且為了達成目的不擇手段,很血氣方剛的Turian青年。老實說對照他跟同族的Saren(本作大反派)的相似及相異之處(盡管Garrus本人很討厭Saren並認為是一族之恥)是很有趣的地方,感覺他們同樣都有「達成目的是一切,不需在意過程」的思維,但Garrus同時又抱持保護無辜弱勢者的信條大概是跟Saren最具決定性的區別了。另外一個區別是,由於發生過大規模衝突,普遍Turian對人類存有偏見,但Garrus並不會這樣。甚至可以說他是將Shepard當作模範一般看待並要求著自己的行為。後來查資料發現Garrus比Shepard年輕約四歲左右,怪不得。

2017-02-10 (3)

Wrex就標準的Krogan坦克,然後他的個人任務(幫他拿家族盔甲)看似格調有點low其實是很重要的任務,不做的話……嗯我不說後果了(?)個性也是一股典型傭兵味道,雖然看得出來他思想上應該是最成熟老練的一位,只是搖不響的滿瓶水。

Evidence2

Tali對這次主線劇情的重要性或許僅次於Liara,畢竟這次任務會打很多Geth(機器智能種族),Geth又是Tali的族人製造出來的。雖然臉都被面罩蓋著,但是看得出這Quarian身材很好,聲音很好聽,好像有點心動……啊不過是男Shep限定,無念(欸你)另外沒有Tali的幫助,Shep也當不上Spectre了啦,還不敢對外星種族好一點?(好吧,雖然Tali本身是被Council當次等公民看待,她其實希望Shep不要執著保護Council專注對付Reaper,但我當然沒聽話。救了Council換一席元老會議席,怎麼看都Z>B

主要第一部還是以Shepard的性格塑造為主(一開始設定的出身、性格都會影響到他的對話),夥伴的劇情確實一般是點到為止,不過光是這些也已經很有想像空間了。

然後再到大反派Saren……好吧我被他的結局震撼到所以內心感觸可以寫很多的字……

ok,以下真的是防雷了!想自己玩揭開劇情真相的千萬不要再往下拉喔

SS6

看起來是一副傳統反派樣的——Saren,其實我感覺是塑造的比較「異質」的。一開始序章會覺得這人竟然這麼厲害又這麼壞,暗槍捅死自己的老朋友及支持Shepard成為Spectre的導師Nihlus,然後背後又有靠山導致Shepard一開始就處在孤立無援的境地,而且還會領導一幫Geth幫他打強得很不科學……然後主線皮一層層揭開,發現其實他自己並不是那種目空一切的霸主,甚至可能才是整個ME1境遇最悲慘的人,稍微補檔過在Evolution跟Revelation(看來這角色也很有人氣嘛hoho~),可以感到他至今為止的人生都活在對彼此的不信任之中,Saren 15歲進入軍隊(Turian的平均服役年齡)僅花一年訓練就投入實戰,然後次年跟人類發生的接觸戰爭之後兩年就上任為歷代最年輕的Turian Spectre,未來人生可謂風光。但是他在人格還在塑造時就從軍的結果,似乎已經讓他的思想陷入既定的模板中而不會退一步去以對方的角度思考。而與人類的衝突及哥哥去世似乎更加深他對外人的不信任。最後他在一次任務中發現了古代Reaper的遺產Soverieign也許是他需要的解答,從此墮入了魔(奴?)道。在ME1序章中,別說人類了,他連老朋友都敢捅了。一開始看到這情況也許會覺得「因為他就是壞啊」,後來卻越發覺得他真的蠻慘,那時他的內心或許已經開始被Soverieign控制,連朋友情感都無法感覺到了,擺在他面前的只有利益的交換。

不過若說是Saren無情,又不盡然。在Virmire對質的時候,Saren會說「我不相信Reaper可以被阻止,他們太強了,只能以跟他合作謀取生存空間」。這大概是他瞭解五萬年前的古代文明Prothean遭遇的悲劇之後,所思考出來「不再重蹈覆轍」的答案(而不是征服人類,雖然以人類的角度,看起來確實很像……)。有沒有道理?我認為有。但是因此與銀河系所有其他人民作對究竟是不是一條更好的出路呢?而Saren大概清楚Reaper的力量會不斷的侵蝕自己,從對話中可以看出他進退維谷的捍衛著自我的「那一個部份」,期許可以在Reaper強大的感染立下活出一條生路,不過終究事與願違。

Citadel_final_battle_-_saren_suicides

這樣一來,在Virmire跟他對質若是選擇嘗試說服他放棄Soverieign,攜手合作抗敵,最後的對抗階段Saren會透露因為他開始「懷疑了」,因此Soverieign將他升級並加強對他的控制。而Shepard再次嘗試說服他(三次對話考驗)想讓他醒悟,他會發現他自己已經將近失去自我意識,於是向Shepard道謝後舉槍自殺。某方面來說,已經看過信號塔的訊息的Shepard也是唯一有著理解Saren目的的可能性的人,而反之亦然。Saren向Shepard最後伸手喊出的”Join us”,或許就是他在整個故事中唯一一句發自內心的真實信息。Saren想相信Soverieign會是救贖,但與Shepard所言「你正在被利用而你卻毫不知情」相違的,我認為他是清楚最終他會被徹底控制,只是一方面畏懼著Reaper的強大,另一方面他情感上並不願意背棄自己已經相信已久的事情。他的”Join us”或許是對Shepard渺茫的期待,希望自己可以不用一個人面對這些悲劇。之後Shepard叫他不要放棄自己”You can still redeem yourself!”,或許也是最符合對方期待的一個答案,而透過自殺(以將終端讓給Shepard)也是對此的最後回應了。

這樣一來,那段道謝其實是相當耐人尋味的安排。而最大的悲劇是他最終仍得不到安息而是被Soverieign再次,也是最後一次的作為兵器操作對抗Shepard。當然反派終究是反派,是「需要被阻止而不是被理解的對象」,不過這樣的角色若能反映出更深層的心理活動,玩家對劇情的共鳴及代入感確實會更強吧。

嗯,好像又寫太多字了(被Liara吐槽怎麼花這麼多時間講Saren)……雖然我感覺整體劇情上ME1確實偏平淡,不過角色塑造已經蠻有吸引力了,當然,大家都知道真正的醍醐味還要到二跟三才開始……

看來要現在開始努力得拼進度了(所以正事呢#)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